成濑领的肤色

我转的文都是经过太太同意的。

双行线

超甜(´▽`)

扫黄大队咸鱼君:

*吉本荒野×榎本径


*吉本荒野第一定理:孤单会负负得正。






1


 


  那个跳级上来的小可爱。


  一双成天睡不醒的眼睛躲在无聊的黑框眼镜后面,纤细瘦小的身材却长着一张圆乎乎的脸,身上有好闻的牛奶甜味,中规中矩地穿着学校的制服,不喜欢主动跟别人交往,几乎没有笑过。


  今天在他面前哭了。


 


2


 


  吉本荒野说不准是因为什么,那天会出手救了榎本径。


  他并不是那么讨厌念书,但相对来说打架喝酒欺负弱小更适合他不良的形象。他从小就一直被拿来跟庆应经济学毕业的高材生哥哥比较,然后只会得到长辈惋惜的摇头。


  “要是你也像你哥哥一样该多好。”


  可为什么非得要一样呢?他从困惑变得悲伤,又因为疲惫和不甘走上了更叛逆的道路。


  他不是什么温柔的人,但他却很难得地当了一回别人的英雄,拦下了要找榎本麻烦的其他不良,跟他们说别欺负我的朋友。


  其实他们不是朋友,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坐在最后一排的吉本只是在发呆的时候目光碰巧驻足在对方的后脑勺上,然后会漫无边际地想那个圆鼓鼓的脸颊是不是里面装了什么吃的东西。


  他想非要说原因的话大概觉得自己跟对方是一类人,虽然不相似,但其实却无限接近着。他喜欢用没心没肺掩饰自己的寂寞,而榎本则是用拒之千里的态度保护自己。


  


3


 


  “你怎么哭了?”


  吉本大大咧咧地用自己脏兮兮、破皮的手去擦对方躺着眼泪的脸蛋,触感意外的很柔软,但咸咸的眼泪碰到自己手指的伤口让他感觉有些刺痛。


  “书上说难过了就会哭。”


  榎本没有躲开他的手,他安静地坐在保健室的椅子上,安静地哭着,也许是习惯了不给别人添麻烦,连抽泣都几乎没有声音。


  “那你怎么难过了?”吉本问他,“书上告诉你为什么会难过吗?”


  “没有。”


  “那你知道怎么才会不难过吗?”


  榎本摇摇头。


  “不知道。”


  “我知道。”


  他朝榎本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扯到脸上的伤口,疼得他又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显得可怜又滑稽。


  


4


 


  “他们和你的关系不好吗?”


  榎本含着冰凉的刨冰勺子,咽下哈密瓜味的汁水儿之后小声问他。


  头顶的吊扇慢吞吞地摇着。


  “上次我们揍了他们,这次他们又揍回我,很正常啊。”吉本的脸上贴着一块汤姆杰瑞的创可贴,虽然觉得很幼稚,但保健室里只有这唯一的一种款式,吉本也只能勉强接受了。


  榎本没有回话。


  “不过他妈的真卑鄙,居然趁着我落单的时候堵我。”


  他愤怒地突然拔高了声调,里屋正在打刨冰的老板忍不住伸出头看了看他们。


  “那他们还会再来找你吗?”


  “他们没机会了,我会先找其他人去给他们一个教训。”


  “其他人,指的是你的朋友吗?”


  “是啊。”


  榎本垂眸,勺子在冰冷的刨冰里搅弄了一下,有些犹豫地说,“我觉得他们不是你的朋友。”


  吉本忽然很想笑,但他害怕自己露出的笑容苦涩得难看,“你有朋友吗?”


  “有,”榎本点了点头,“但他是个坏人。”


  “这样啊,我也是个坏人啊。”


  “你不是。”


  “哈?”吉本眨了眨眼睛,忍不住想戏弄对方,“你今年几岁了,满十六了吗?我可是十八岁了。”


  “……十五岁。”


  “所以说还没发育完吧?”他压低了声音,“酒和烟你肯定都没碰过吧,还有女孩子的身体。”


  榎本抿着唇,不说话了,但他的耳尖蹭蹭变成了粉红色。


  “我是个大坏蛋啊。”


  吉本挖了一勺刨冰送到自己嘴里,享受地眯起了眼睛。


 


5


 


  虽然没有问,但吉本其实很在意小可爱的坏蛋朋友。


  他自认自己是也是个坏蛋,所以挺想会一会榎本嘴里的坏人到底有多坏。


  不过现在他更想知道榎本嘴里的软糖有多甜。他有些心不在焉地靠在天台的围栏边抽烟,榎本坐在离他有些距离的地方,抱着一本小小的笔记本在翻看。


  吉本不疾不徐地走到他身边,烟头在水泥地上按灭了,蹲下来把脑袋凑过去跟他一起看笔记。


  “这是什么?”


  他伸出手指点了点一个自己完全看不懂的公式。


  “拉普拉斯定理,假设有个随机变量x表示…”


  “好了,你不要说了,”吉本打断了他,“这些装模作样的公式我也懂啊,什么毕达哥拉斯定理之类的。”


  “那不是国中教的勾股定理吗?”


  “……是啊,所以呢,你现在是在嘲笑我吗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


  “虽然我不是很擅长这种东西,但我知道毕达哥拉斯不仅仅研究数学,他还是个哲学家,有自己的南意大利学派,相信唯心主义论。”


  “吉本同学历史知道的挺多的呢。”


  “只是,感兴趣而已啦。”


  榎本阖上了笔记本,“那你平时会看推理小说吗?”


  “会啊,我喜欢松本清张。”


  “……”榎本眼里的光亮刷一下熄灭了,小嘴巴微微地撅了起来,“我喜欢岛田庄司和横沟正史。”


  “那种事情怎么都无所谓吧,”他屁股往后一倒,坐在了榎本旁边,“你还有软糖吗?”


  榎本摸了摸口袋,还有最后一颗橘子味的,他有些犹豫,吉本看他一副想偷偷塞回衣服里的样子,伸长手臂攥住了他的手腕,“你不要这么抠门啊。”


  “你拿什么给我换?”


  吉本胡乱地翻出了他两个口袋,只有一包皱巴巴的香烟和一只打火机。


  “你要这个?”


  “……好。”


  “你会抽吗?”


  榎本没有搭理他,拿走了他手上的香烟,放下笔记本和软糖,人走到角落的垃圾桶毫不犹豫地将整包烟都丢了进去。


  


6


 


  榎本的脑袋瓜就在吉本荒野伸手能碰到的地方,深棕色的发丝很柔软,随意地揉几下也不会被弄得多乱。


  就算再怎么早熟,十五岁也不过是个小孩子的年纪。


  他顺着对方的目光看着那架对学生来说价格不菲的天文望远镜,觉得嘴巴痒痒的想抽根烟,又明知道口袋里摸不出来什么,便伸手攫住榎本纤细的手腕,拖着他大步离开了。


  “那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吗?”


  “差不多吧。”


  榎本小心地摆好了自己的鞋子,抱着书包跟在吉本身后进了他家。家里除了他以外确实没有人,但干净整洁得不像是吉本的风格。


  他的房间里的确是乱得可以,但吉本还是那副没皮没脸的样子,捏着两罐橘子汽水踢开门就进去了,眼也不眨地将地上的衣服堆踹到一边。


  大概是六点半的时候榎本听到了自动车库打开的声音,他有些诧异地放下了手里的笔,彼时吉本已经趴下瞌睡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有人回来了,他下意识看向门口,恰好对上了一个大概三十出头的男人探进来的好奇目光。


  


7


 


  “最近这段时间,他对我的态度有了些改变,我觉得应该是好的那种改变。”


  樱井翔摘下了他的西装外套挂在一边,松了松领带,端坐在沙发上谈话的时候让人觉得既柔和又有些不能忽略的强势。榎本在他们之间看到了一些相似的影子。


  “而且,这个月好像没惹什么岔子了。”


  其实是有的,但没有很严重。榎本在心里默默补充。


  “我还以为他是交了什么小女朋友,不过嘛……”樱井突然眯起眼睛的模样让榎本忍不住想要缩肩膀,这两兄弟的眼神也太像了,让他觉得自己被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


  “谢谢你愿意跟我弟弟交朋友。”


  “其实是他一直在照顾我,”榎本小声说,“吉本同学他…”他推了推眼镜,语气没有半点犹豫,“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樱井愣了一下,随即又温柔地笑了,“我知道。”


  离开的时候吉本才刚睡醒,顶着一头的乱毛踢着拖鞋,将榎本推倒在床上挠他痒痒逼问他有没有跟樱井说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榎本不断地摇头否认,但在被送到分岔路口的时候偷偷踮起脚尖凑到吉本耳边小声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问你哥哥什么是拉普拉斯定理了?”


 


8


 


  朝他摆手说再见的人,笑得眯起了眼睛,可爱的虎牙藏在水润的小嘴里头。


  吉本荒野觉得有什么在他的心力砰一下炸开了。


 


9


 


  “别来这里找我麻烦。”


  他看着被泼了汽水的工作服,厌恶地皱起了眉。


  “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是吗,”染着红发的青年一把攥住了他的领子,“上次不是还说要给我们一点颜色看看的吗?”


  “放开我,”他攥紧青年的手腕,施力将他掰开了,“我会叫警察的。”


  “妈的。”


  他旁边的青年抬腿朝他踹去,把人踢翻倒在了地上,还把经过的客人撞得踉跄了几步。


  吉本揉了揉撞痛的手肘,还没来得及反扑回去,刚刚对他施暴的青年就被撞开了。他看见榎本从后面抱住了那个人的腰,用力将他推到了一边,连自己也差点倒在一边。但他还是勉强稳住了脚步,用纤瘦的身体挡在自己面前。


  “不要…”他的声音似乎是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不准欺负他。”


 


10


 


  “从来都只有我欺负别人,他们欺负不了我的。”


  吉本手忙脚乱地将哭红了眼眶的人抱进怀里。


  “怎么又哭了,不是有很多人帮忙拦住了他们吗?”


  榎本还是一声不吭,但紧紧攥着他背上的衣服,像一只可怜的猫咪呜咽流泪个不停。


  “我没事,没事啦,而且兼职的工作也没有丢,这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你会、去兼职,”榎本抽抽搭搭地问他,“你,不是,不是说去找女孩子玩的吗?”


  “那你呢,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榎本不说话了,他把头埋进吉本怀里,跟鸵鸟一样装聋扮哑。


  休息室里安静得很,完全看不出方才外面发生过那种事情的痕迹,吉本搂着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的小家伙,却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对方的温暖灼伤了。


  “小径?”


  “我不想,”他闷闷地说,“不想你去找女孩子玩。”


  “……”


  “你总是让我很难过,但又让我好高兴。”


  吉本荒野突然又很想抽烟了,可他想起他前段时间已经戒了,他轻轻松开了榎本,看着他泛着水光的嘴唇,觉得自己的打心底地发痒。


  “小径,你知道你为什么会难过,又为什么会开心吗?”


  “嗯?”


  吉本捧着榎本的脸,在对方困惑的目光下低头含住了那两片唇瓣。


  好甜,是橘子味的唇膏。


  是他喜欢的味道。


  


11


 


  “咳。”


  有人推开休息室的门进来了,吉本彼时正享受着对方口腔里的温暖,被吓得抖了抖肩膀,做贼心虚地松开了禁锢着榎本的双手。


  穿着西装的陌生男人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脸本来就黑。


  “小径?”


  他喊着榎本的名字,朝他招了招手。榎本被亲得晕乎乎地,双手还抓着吉本的衣袖,没来得及放开。


  


12


 


  “你知道他只有十五岁的吧?”


  律师微笑着伸手攥着吉本荒野的衣领将他拖进了小黑屋,“我在这附近的山上买了几个坟头,你挑一个吧?”


  


13


 


  “……小径,那天那个人是你哥哥吗?”


  “不是啊,成濑先生是我朋友。”


  “你那个很坏的朋友对吧?”


  榎本坐在操场边晃着小腿,“对啊。可是他只会对自己很坏,对别人都很好。”


  “可是他也没有对我很好啊。”


  “可能你是例外吧。”


  “……”


  


14


 


  “生日快乐。”


  吉本荒野害羞地摸了摸鼻子,然后身子一侧,露出了身后的天文望远镜。


  “虽然我不是很懂拉普拉斯的天体演化学,但我可以给你讲他从政的历史和轶事。”


 


15


 


  “咦、咦,你怎么又哭了啊?你说什么……?哦……哦。”


  “我也喜欢你,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我就亲你了。”


    


15+1


 


  “谢谢你。”


  将我变成了我自己。


 


 


 


 


 


FIN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所以你们对搜索引擎做过什么😂

杰尼斯你变了

收到啦。
开心!收到了喜糖!
谢谢太太
@鲷鱼烧

我廖去AO给我带的本子和无料。沉迷于智子小姐姐不能自拔。

谈恋爱不需要人设!

甜呀甜

你们的咸鱼君:

*吉本荒野×榎本径


*毫无下限地宠×令人发指地作










>>


  “可爱就是正义吗?”


  “是。”


 


>>


  “那之前看到的江户时代古锁吉本桑可以买给我吗?”


  “当然可以。”


 


>>


  “昨天看到的双新的小皮鞋呢?”


  “都买都买”


 


>>


  “做模型的材料也可以一并买给我吗?”  


  “我现在就去。”


 


>>


  “这是清单,吉本桑请你拿好。”


  榎本径坐在柜台后面推了推眼镜,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张展开来比他都高的纸条推到吉本荒野面前,细长的眉毛略带歉意地耷拉下来:


  “果然我还是太过分了吧…”


  “阿径在说什么呢!”


  吉本荒野义正辞严地打断了对方,将沉甸甸的清单塞进了他的斜挎包里起身就要离开。


  “我一会儿就回来。”


  “那麻烦你把门带上谢谢。”


 


>>


  “还有多久才到山顶啊。”


  “很快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吧?”


 


>>


  “好累哦。”


  “阿径要坚持一下嘛平时就缺乏锻炼了。”


 


>>


  “吉本桑你背我好不好?”


  “上来吧。”


 


>>


  “——终于到山顶了!”


  吉本荒野背着榎本径连续爬了半个小时的台阶,视线落及了整个城市璀璨的夜景之后高兴地长长吁了一口气。


  “很累吧?”榎本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吉本的脸颊,“……背我这么久了。”


  “完全没有觉得累。”吉本让对方从自己背上滑下来,“因为背的是阿径嘛。”


  “那麻烦你把帐篷撑一下谢谢。”


 


>>


  “吉本桑你可以跟我下盘棋吗?”


  “等一下阿径——我作业还没有改完,很快就来。”


  


>>


  “没关系的,你专心改自己的作业吧,我不该打扰你的。”


  “我等下再改作业。”


 


>>


  “我读书的时候下过几次,很久没有玩了,如果下得很烂阿径不要见怪呀。”


  吉本挠了挠脑袋,捏着黑色的棋子思索了很久,又走了一步棋。


  “……”


  榎本径看了看自己忽然被对方反杀的棋局,眉毛因为震惊而动了动。


  “啊…我是赢了吗……”


  “……是。”榎本头发上的猫耳迅速耷拉下来,“吉本桑真是意想不到的厉害呢。”


  吉本眨了眨眼,把方才定胜负的棋子从棋盘上拿了起来揣进兜里,大尾巴在背后晃啊晃,“我刚刚下错了,能悔棋吗?”


  “…悔棋的话要接受惩罚,麻烦你帮我拿个靠背过来谢谢,顺便再倒杯水。”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雨这么大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阿径刚刚在电话里不是说想吃章鱼烧吗,正好我家楼下的那家店开门了,所以……”


 


>>


  “我只是说说而已啊,下这么大的雨你就不要过来了啊…”


  “没关系啦,只是淋湿了一点点而已,章鱼烧没有淋湿哦!”


 


>>


  “……你先进来再说吧。”


  “嗯!”


 


>>


  “哇阿径你干嘛哭了啊是吃到芥末了吗我明明没有买芥末口味的啊?”


  吉本荒野手忙脚乱地抽过纸巾给榎本径擦眼泪,还把人嘴边的海苔蹭到了脸颊上,糊成了一团显得特别可怜。


  榎本径边打哭嗝边吞掉嘴里的章鱼烧,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这章鱼烧真好吃啊再吃一个先说吧,于是又往嘴里送了一个。


  “你很、很喜欢我吗?”


  榎本好不容易吞下了第二个章鱼烧,才缓了口气问一脸焦急的人。


  “是啊是啊。”吉本重重地点了点头。


  “可是,我只有一、一点点呃,喜欢你啊。”


  “没关系,一点点就好了,阿径以后一定会更加喜欢我的。”


  榎本一撇嘴,脸颊红扑扑的,眼泪又啪嗒啪嗒掉了一桌子。


  “啊啊啊阿径别这样啦真的没关系的啊——”


  “真的吗?”


  “嗯!”


  “那麻烦你再去买两盒章鱼烧、呃,回来谢谢。”


 


>>


  “不要…”


  “啊啊我弄疼你了吗阿径…我现在就退出来哦……”


 


>>


  “……”


  “呜干嘛打我啦。”


 


>>


  “我说不要停,你是笨蛋吗吉本荒野?”


  “哦…”


 


>>


  “不要、不要呜……”


  “我知道了!”


 


>>


  “这次是真的不要快停下你是变态吗吉本荒野?”


  “呜我知道了。”


 


>>


  “吉本荒野你的人设是不是崩了?”


  某天执事突然问道。


  “有吗?”


  家教下巴跟手肘一起撑在沙发上,边玩手机边偷笑。


  “……当我没说。”


  


>>


  “阿径你回来了!?”


  吉本满面震惊地将门外边的榎本搂进了怀里:


  “你刚刚不是还说要晚上才能到吗?”


  “…惊喜吗?”


  “我好想你啊——”


  “知道了。”榎本让自己的双臂缠上吉本的脖颈,任由他把自己抱了起来,“好累,不想脱鞋。”


  “那我先抱你回房间,再帮你脱掉鞋子吧。”


 


>>


  “影山麻烦你把阿径的行李拿进来一下顺便关门谢谢。”


  “……”


 


>>


  现在好了,谈个恋爱两个人的人设都崩了。


  执事一边愤愤地拖着行李,鬼使神差又掏出了手机。


  律师的电话躺在通讯录第一位。


 


>>


  “成濑桑吗?”


  “是,请问影山桑有什么事吗?”


  “您要吃在下亲自做的章鱼烧吗?”


  “不用了,我正准备睡午觉麻烦你接下来一段时间别打电话过来谢谢。”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