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濑领的肤色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所以你们对搜索引擎做过什么😂

杰尼斯你变了

收到啦。
开心!收到了喜糖!
谢谢太太
@鲷鱼烧

我廖去AO给我带的本子和无料。沉迷于智子小姐姐不能自拔。

谈恋爱不需要人设!

甜呀甜

你们的咸鱼君:

*吉本荒野×榎本径


*毫无下限地宠×令人发指地作










>>


  “可爱就是正义吗?”


  “是。”


 


>>


  “那之前看到的江户时代古锁吉本桑可以买给我吗?”


  “当然可以。”


 


>>


  “昨天看到的双新的小皮鞋呢?”


  “都买都买”


 


>>


  “做模型的材料也可以一并买给我吗?”  


  “我现在就去。”


 


>>


  “这是清单,吉本桑请你拿好。”


  榎本径坐在柜台后面推了推眼镜,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张展开来比他都高的纸条推到吉本荒野面前,细长的眉毛略带歉意地耷拉下来:


  “果然我还是太过分了吧…”


  “阿径在说什么呢!”


  吉本荒野义正辞严地打断了对方,将沉甸甸的清单塞进了他的斜挎包里起身就要离开。


  “我一会儿就回来。”


  “那麻烦你把门带上谢谢。”


 


>>


  “还有多久才到山顶啊。”


  “很快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吧?”


 


>>


  “好累哦。”


  “阿径要坚持一下嘛平时就缺乏锻炼了。”


 


>>


  “吉本桑你背我好不好?”


  “上来吧。”


 


>>


  “——终于到山顶了!”


  吉本荒野背着榎本径连续爬了半个小时的台阶,视线落及了整个城市璀璨的夜景之后高兴地长长吁了一口气。


  “很累吧?”榎本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吉本的脸颊,“……背我这么久了。”


  “完全没有觉得累。”吉本让对方从自己背上滑下来,“因为背的是阿径嘛。”


  “那麻烦你把帐篷撑一下谢谢。”


 


>>


  “吉本桑你可以跟我下盘棋吗?”


  “等一下阿径——我作业还没有改完,很快就来。”


  


>>


  “没关系的,你专心改自己的作业吧,我不该打扰你的。”


  “我等下再改作业。”


 


>>


  “我读书的时候下过几次,很久没有玩了,如果下得很烂阿径不要见怪呀。”


  吉本挠了挠脑袋,捏着黑色的棋子思索了很久,又走了一步棋。


  “……”


  榎本径看了看自己忽然被对方反杀的棋局,眉毛因为震惊而动了动。


  “啊…我是赢了吗……”


  “……是。”榎本头发上的猫耳迅速耷拉下来,“吉本桑真是意想不到的厉害呢。”


  吉本眨了眨眼,把方才定胜负的棋子从棋盘上拿了起来揣进兜里,大尾巴在背后晃啊晃,“我刚刚下错了,能悔棋吗?”


  “…悔棋的话要接受惩罚,麻烦你帮我拿个靠背过来谢谢,顺便再倒杯水。”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雨这么大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阿径刚刚在电话里不是说想吃章鱼烧吗,正好我家楼下的那家店开门了,所以……”


 


>>


  “我只是说说而已啊,下这么大的雨你就不要过来了啊…”


  “没关系啦,只是淋湿了一点点而已,章鱼烧没有淋湿哦!”


 


>>


  “……你先进来再说吧。”


  “嗯!”


 


>>


  “哇阿径你干嘛哭了啊是吃到芥末了吗我明明没有买芥末口味的啊?”


  吉本荒野手忙脚乱地抽过纸巾给榎本径擦眼泪,还把人嘴边的海苔蹭到了脸颊上,糊成了一团显得特别可怜。


  榎本径边打哭嗝边吞掉嘴里的章鱼烧,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这章鱼烧真好吃啊再吃一个先说吧,于是又往嘴里送了一个。


  “你很、很喜欢我吗?”


  榎本好不容易吞下了第二个章鱼烧,才缓了口气问一脸焦急的人。


  “是啊是啊。”吉本重重地点了点头。


  “可是,我只有一、一点点呃,喜欢你啊。”


  “没关系,一点点就好了,阿径以后一定会更加喜欢我的。”


  榎本一撇嘴,脸颊红扑扑的,眼泪又啪嗒啪嗒掉了一桌子。


  “啊啊啊阿径别这样啦真的没关系的啊——”


  “真的吗?”


  “嗯!”


  “那麻烦你再去买两盒章鱼烧、呃,回来谢谢。”


 


>>


  “不要…”


  “啊啊我弄疼你了吗阿径…我现在就退出来哦……”


 


>>


  “……”


  “呜干嘛打我啦。”


 


>>


  “我说不要停,你是笨蛋吗吉本荒野?”


  “哦…”


 


>>


  “不要、不要呜……”


  “我知道了!”


 


>>


  “这次是真的不要快停下你是变态吗吉本荒野?”


  “呜我知道了。”


 


>>


  “吉本荒野你的人设是不是崩了?”


  某天执事突然问道。


  “有吗?”


  家教下巴跟手肘一起撑在沙发上,边玩手机边偷笑。


  “……当我没说。”


  


>>


  “阿径你回来了!?”


  吉本满面震惊地将门外边的榎本搂进了怀里:


  “你刚刚不是还说要晚上才能到吗?”


  “…惊喜吗?”


  “我好想你啊——”


  “知道了。”榎本让自己的双臂缠上吉本的脖颈,任由他把自己抱了起来,“好累,不想脱鞋。”


  “那我先抱你回房间,再帮你脱掉鞋子吧。”


 


>>


  “影山麻烦你把阿径的行李拿进来一下顺便关门谢谢。”


  “……”


 


>>


  现在好了,谈个恋爱两个人的人设都崩了。


  执事一边愤愤地拖着行李,鬼使神差又掏出了手机。


  律师的电话躺在通讯录第一位。


 


>>


  “成濑桑吗?”


  “是,请问影山桑有什么事吗?”


  “您要吃在下亲自做的章鱼烧吗?”


  “不用了,我正准备睡午觉麻烦你接下来一段时间别打电话过来谢谢。”


 


 


 


 


FIN